优乐国际网址

特斯拉:以股价为名,我就是下一个时代

原标题:特斯拉:以股价为名,我就是下一个时代

多空对战特斯拉

撰文 | 熊宇翔

编辑 | 周长贤

截至美股昨天收盘,特斯拉的股价落在了748.07美元。尽管和前两天900美元+的股价比已经下落很多,但这仍然是去年特斯拉股价低谷时的近5倍。特斯拉仍然以1350亿美元的市值,将去年卖出1097万台车的大众甩在身后。

是不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?马斯克前两天刚录了首歌,《 Don't Doubt ur Vibe》——莫怀疑你的感觉。准确地说,应该是不要怀疑你觉得特斯拉很牛X的感觉。

有人捶胸顿足,说看准房地产增值空间,于是在特斯拉股价200刀的时候卖掉了手中的股票买房。你看,这就是对特斯拉感觉不够坚定的人付出的代价。当然,坚定地看衰特斯拉的空头们更惨,今年才过去2个月不到,空头们就因之损失超过83亿美元。

特斯拉飞涨的股价,通过对空头的疯狂打脸,似乎正在将一种观点强化成一个事实——特斯拉无可争议地代表着汽车的下一个时代,是下一个万亿美金级公司。事实果真如此吗?

特斯拉=苹果+亚马逊?

特斯拉股价攀上高位的直接动因并不复杂。在1月30日发布的Q4财报中,特斯拉当季营收与利润均超预期。虽然超得不多,但这已经是特斯拉连续第二季度带来惊喜。长期困扰特斯拉的现金流问题也得到优化,同样比外界预期的更健康。特斯拉经营指标的全面好转,和去年6月逼得马斯克抽大麻的境况天差地别。

这份财报发出了这样一种信息——特斯拉的春天开始了。一种乐观的预期将特斯拉的股价推上了600美元。而后,在资本市场本该缓一缓时,特斯拉与宁德时代达成合作,2020年50万台新车交付等信息,加上当时还未可知的因素,进一步引爆了市场的情绪。特斯拉股价朝着1000美元大关迅速进发,一度涨至960美元+。

虽然这个股价被分析师们评价已经无法用理性来看待,但特斯拉的股价蹿升,仍然有着理性的基础。

在股票市场对特斯拉投下信任票的人们,果真就是对新事物有着不顾一切的狂热追求吗?并不是。

本质上,他们之所以相信特斯拉,还是基于一套很Old Fashion的逻辑。那些话语可能你我都听过:“智能电动汽车就是下一代智能移动终端”、“特斯拉就是汽车行业的苹果”,诸如此类。人们试图将苹果这些年的成功经验,嵌套到特斯拉身上去。

这的确是很正常的想法。特斯拉与苹果有很多相似之处,例如都是试图重新定义行业的创新者,比如两家企业都尤其注重软硬件一体;比如他们都十分在乎更新的用户体验;比如两家企业都擅长利用中国强大的供应链······

如果对特斯拉爱得深沉,那么可以用来进行类比的对象还可以再添一家:亚马逊。在早期的发展策略上,特斯拉与亚马逊的逻辑是类似的——即重研发、重扩大再生产,轻利润。

众所周知,亚马逊前些年一直保持微利状态,新增加的利润被用于研发、开拓新业务。再看看特斯拉。2019年,在现金流极度紧张的情况下,特斯拉仍然靠多种融资模式,举债建立了上海工厂。而在2018年,特斯拉的研发支出是14.6亿美元,占其营收的7%(绝大多数车企这一数字低于6%)。这样的做法虽然让特斯拉的资金一直很紧张,但却积累了更多的发展后劲。

或许,在相当一部分投资人心中,特斯拉就是苹果+亚马逊的混合体。如今,苹果市值1.4万亿美元,亚马逊市值1万亿美元,以这两家科技公司为对标,特斯拉的股价搭上火箭,自然是有道理的。

汽车公司?科技公司

资本市场时常将特斯拉与苹果、亚马逊对标暗含的逻辑是,特斯拉已经被当成了一家科技公司。凭什么科技公司股价就该高?抛开“定义一个新时代”这种大话题,原理还是老知识点——微笑曲线。

苹果、亚马逊这样的科技公司,通过技术优势、品牌优势、服务优势等,同时把持了其所在产业的两个获利高位,成为行业中难以动摇的存在。

而特斯拉虽然相对于传统车企还是个挑战者,但汽车行业的变革,使得直接朝向未来的特斯拉,已经在“智能电动汽车”这个汽车产业新门类中,建立了相对优势。

比如在技术上,特斯拉的电子电气架构、AutoPilot、三电都是行业领头羊水准(并且由于先发效应,特斯拉的领先还在持续);在品牌号召力上,Model 3去年在美国市场销量吊打ABB同级车型的数据已经有足够的说服力。

因此,无论是面子还是里子,特斯拉都足够像一家科技公司。

另外容易被忽略的一点是,特斯拉的组织结构,也更像乃至超过一家科技公司——每一个基层员工都可以直接发邮件给马斯克,并有非常高的几率得到回应。高度扁平化的架构让特斯拉的反应比任何竞争对手都要迅速,对于一家造汽车的大公司,这是难以想象的。当然,这与马斯克本人有分不开的关系。

马斯克创办Pay-pal前身的经历将科技公司的“平等”气质带入了特斯拉,而马斯克本人“纳米CEO”的管理风格和工程师背景,又使得扁平化的管理成为可能。此外,马斯克对技术的信仰以及个人魅力,也使得特斯拉能够聚拢一批技术大牛。

可以说,正是马斯克将一家固有属性为车企的公司,办成了一家科技公司。因此,若有人不解一年卖近1100万台的大众为何市值敌不过只卖36万台的特斯拉时,答案是:资本市场压根儿没把两家公司当作一个物种。

为时尚早?

然而,特斯拉又的的确确仍然是一家车企,车企要干的活、要蹚的坑,特斯拉一个也逃不过。

由于汽车行业的长周期、重资产属性,注定特斯拉无法像苹果依靠iPhone迅速封神那样,依靠Model 3在短时间内崛起。即使是目标客群更大的Model Y已经提前排产,特斯拉今年的预计销售目标也“仅有”50万台,相对于全球一年超过8000万台的新车销售大盘,这个数字占比还不到1%。

况且,另有分析指出,特斯拉上海工厂,这个目前特斯拉利好最多的生成地,今年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所受的影响仍难以预计。

特斯拉的迷弟,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在朋友圈慨叹,特斯拉的股价逻辑他已看不懂,汽车并非是一个赢家通吃的行业。言下之意,即使对特斯拉有乐观预期,也不至于此。

最近两天,资本市场对特斯拉的狂热也开始降温,股价略微回落到750美元左右水平——一切似乎都还太早了,汽车行业的沉重规律吊坠着作势欲飞的科技公司特斯拉。

有国外分析师提到,特斯拉股价异常攀升本身,或许就是特斯拉空头们在复杂市场机制下闹出的乌龙——因为稍早前特斯拉股价的上升,许多坚定的看空者被迫补仓,由此出现了空头与空头竞购反而抬升特斯拉股价的“轧空”现象。如果这一说法成立,更说明特斯拉股价已经偏离正常轨迹。

2月4日,曾经承诺绝不做空特斯拉的做空机构香椽的发言耐人寻味:“ 但当电脑开始驱动市场,我们相信,即便马斯克是基金经理,也会做空这只股票。这和技术再也没有关系,它已经成为新的华尔街赌场。

另一边,则是投行麦格理、 投资管理公司Ark Invest的大肆吹嘘——特斯拉有望被纳入标普500指数、特斯拉2024年股价有望达到7000美元等等。

眼下,围绕特斯拉的多空争论仍在进行,各投资管理机构给出的目标股价,集中在400美元到800美元之间。

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在资本市场的讨论中,如今的特斯拉和去年相比已然完全不同。人们不再讨论特斯拉值不值钱,而是“特斯拉值多少钱”以及“特斯拉什么时候值多少钱”。这似乎说明,特斯拉是一家有长期价值的公司已成定论。

而无论是偶然还是必然,特斯拉的这一次股价波动都反映了,传统车企的观察逻辑不再完全适用于特斯拉,资本市场需要在车企与科技公司之间,为特斯拉找到一个新位置,一个新的估值模型。

也是在这样的多空大辩论中,特斯拉再一次做到什么话都不说,就证明它的确是离汽车下一个时代最近的公司。

ROAD

BOOK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